意外後果法則

意外後果法則:解決問題的舉措,會導致新的問題出現,還不如不解決

華杉對於「問題要不要解決」,有一套他獨特,且反常識的哲學。

以往我們的傳統教育都會告訴你,每當問題出現時,那是越快解決越好,最好是立刻將危機給扼殺搖籃裡,以免拖下去,讓小問題成長為大問題。

但華杉卻說:不要去試圖解決問題,很多問題是根本就不需要解決的

問題思維是一種糟糕的思考方式

華杉說:

"[ 問題思維 ]是個糟糕的思維方式。假設公司的年終總結,說任務完成 100% 的沒問題,任務完成 130% 的也不用討論了,但任務完成 70% 的,就要留下來檢討,看怎麼解決他的問題。

這很正常吧,每個公司都是這麼做的。但事實上,這是個最糟糕的開會方式。

為什麼?

因為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原因,我們要做的是把幸福的家庭拿來作為所有家庭都能仿造的目標。所以關鍵不是要找問題,而是要找價值,要去找那賣了 130% 的人,他到底用了什麼招數,集中精力分析他,看能不能總結出什麼方法論來,複製給其他人。

而不是去幫助那個沒完成任務的人去找問題。

不要試圖解決問題,因為你一旦想解決問題,那就會冒出新的問題出來,問題是解決不掉的。尤其很多問題單純就是運氣問題,是有一定概率會發生的,發生了就發生了,也不需要系統性的解決。"

華杉的三大問題哲學

華杉的「問題哲學」有三大重點:

  • 1.你以為是問題的,大概率不是真問題,不需要解決。
  • 2.即使需要解決,但解決問題的舉措,會導致新的問題出現,還不如不解決,與問題共存。
  • 3.真正需要思考的,不是如何解決當下的問題,而是怎麼系統性的解決以後,如何不重犯同樣的錯誤,不再出現同樣的問題。

其實整套看下來,華杉說的真正意思,不是不解決問題,而是不要去解決表層上的「廢物問題」。如果真要解決問題,就要一擊而中,從源頭上去找對真因才行。而不是像我們大多數人一樣都在胡搞瞎搞,花太多時間去解決那些既不重要,又不正確的問題。

讓我們粗略算一下 —— 假設日常有100個問題,那套入那三大標準篩選後,到真正該解決的層面時,可能就只剩下5個了。而其餘的95個問題,都是放著沒事,不會死人,也不需要解決的。

我舉個例子。比如說,你的小孩成績不好,一直想偷打電動。那這時你想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也許你會很直覺的想,一直打電動,那就是解決打電動這問題啊。於是,你會限制他打電動。

那你就觸犯了第一條:你以為是問題的,大概率不是真問題,不需要解決。

打電動只是你表面看到的現象而已,但你沒看到他為什麼要打電動的背後動機。比如他可能是學習壓力太大,或是上課時被同學欺負等等,很需要一個發洩的管道。並且打電動也不是你真正在意的目標,你只是因為他花太多時間打電動而壓縮到唸書時間而已,你真正想要的目標是要他好好唸書,提升成績。

並且,當你禁止他打電動時,就會觸犯到第二條:即使需要解決,但解決問題的舉措,會導致新的問題出現。

電動只是他用來逃避的手段罷了。你禁止他打電動,只會延伸出更大的問題,例如趁你們睡覺時偷偷打,去網咖,或是找到其他方式洩慾,像是看抖音,看動畫,看韓劇……。那你的真問題,讓小孩讀書,還是沒解決到。

所以你要做的是第三條:不是如何解決當下的問題,而是怎麼系統性的解決以後,不再出現同樣的問題。

真正的問題是,你要怎麼讓小孩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讀書上。

你抓出了這個真因後,你的解決方法就簡單了 —— 就跟他約法三章,讓他功課先做完,剩下的就是他的自由時間了。他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那這樣的好處是避開了閥值的陷阱。遊戲就是比唸書有趣,先玩遊戲再碰無聊的唸書,就會提不起勁。但一旦功課先做,這時的初始閥值還是很低的,比較耐得住性子。並且意志力也是有限的資源,打電動和唸書同樣是要花腦力的。先拿去打電動,意志力就耗損了,學習也就打折扣了。

所以在解決問題前,更重要的能力是要會判斷問題,挑選問題,找對問題。就像愛因斯坦說的:如果我有一個小時拯救世界,那我會花 55 分鐘去確認問題為何,只以 5 分鐘去找解決方案。

接下來,我來解讀一下,這三個「問題哲學」各是什麼意思。

你以為是問題的,大概率不是真問題,不需要解決

而這其中,1好理解。

因為很多表層問題其實是機率性的問題。

你不需要去了解為什麼會發生,有時候運氣背一點,就是會碰到。比如,客戶剛失戀,心情不好,所以揪著你臭罵,想把情緒發洩在你身上。那這單沒成交,不是你的問題,當做自己運氣背就好,沒必要解決。

再來,很多問題其實是你能力不到,所產生的問題。

那你對於這些小問題不用一個個去解決,當你自身能力一強大後,再回頭看這些問題,就都不是事了。

比如黃渤就說道,當他窮困潦倒的時候,遇到的人都是壞人,給你各種使絆子,像是不給錢,也不搭理你。但當他功成名就後,身邊的人就都是好人了。到哪都喊他黃老師,各種噓寒問暖的,問他渴不渴、累不累、餓不餓……。

在你窮困的時候,想要解決別人對你的冷眼相待是解決不完的,難道你要把那人叫出來正面對峙,說:你最好給我放尊重點!不準小看我!

那別人只會把你當作是瘋子而已。那些問題是不需要解決的。只有你讓自己強大了,那些問題才會像雪遇到陽光一樣消融。

最後,有些問題可能是認知不夠,所產生的問題。

像是網路上有個段子,說一頭老牛好幾天沒吃飯,拉不出屎,農夫想了半天給買了兩瓶開塞露。

拉不出屎,吃開塞露在一般情況下都很合理。但那是在解決拉不出來的問題,而不是解決沒東西拉的問題。

尤其是在你認知不夠的時候,你往往是不具備理解該問題的底層知識的,那不管你怎麼推論,都只能解決膚淺表面的問題。那解決一次後,沒過多久,問題又會再跳出來。那就是在花時間精力解決錯誤的問題。

真正需要思考的,不是如何解決當下的問題,而是怎麼系統性的解決以後,如何不重犯同樣的錯誤,不再出現同樣的問題

3也好理解。

因為一個問題的解決方案,通常不會跟問題出現在同一個層級上。

我舉時間管理當作例子。時間管理的上層問題是意志力問題。而意志力管理的上層問題是睡眠問題。

如果你今天精神不好,做什麼都想打哈欠,那其實也用不到時間管理了,因為你根本沒法做什麼深度的工作(沒法集中精力),那工作就沒有進度,會一直 Delay 。再往上追溯的話,意志力不好的原因,可能是沒有運動習慣,或是都吃垃圾零食,以及睡眠品質不好(可能一天睡不滿6小時)等等。

像是我如果前天沒睡好的話,那我是一整天都會晃神的。一整天都想睡覺,那不管怎樣的時間管理技巧都管理不好。所以有時候要做好時間管理的方法也很簡單,乖乖睡覺比什麼技巧都好用。

再比如,寫作能力不好,那不是寫作技巧的問題。而是上層的思考方式出了問題。因為寫作也就只是紙面上的思考,你怎麼思考的,就怎麼寫在紙上,就這麼簡單。所以寫作不好,去上什麼文案特訓班沒啥屁用,以前寫的那些作文也全都沒用。寫作不是文筆問題,而是思考不好的問題。

即使需要解決,但解決問題的舉措,會導致新的問題出現,還不如不解決,與問題共存

但是這2是什麼意思呢?

為什麼解決問題會產生新的問題?

其中這第2點是最難解釋,也是最反常識的。我找了好久也沒找到什麼好案例。直到近期在 Mark Manson 的〈意外後果法則〉文章中,才找到了可以很好的解釋這個現象的例子。

2011 年 3 月 11 日,日本沿海海底發生了 9.0 級地震。這是有紀錄以來的第四大地震。它的威力如此之大,以至於將日本主島移動了 2.4 公尺,使地軸移動了 10 釐米,並使地球自轉速度加快了幾微秒。

地震及其引發的海嘯造成的破壞規模堪稱末日。警告僅發出八分鐘,海浪就席捲了內陸十公里遠,幾分鐘內就殺死了數千人並摧毀了整個城鎮。官方估計整個災難的死亡總數超過 15000 人。

但等等,情況會變得更遭。當局很快發現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許多核反應爐遭到嚴重損壞。大量放射性物質洩漏到包括太平洋等周圍地區。在一個下午裡,一場自然的破壞性行為變成了一場人為的噩夢,自 1986 年切爾諾貝利核反應爐事故以來,從未出現過類似的情況。

迄今為止,自 1970 年代福島核電廠首次運作以來,核電一直在日本的基礎設施中發揮重要作用。但 2011 年那天發生的災難,對日本人民來說是如此刺耳、如此痛苦、如此真實,以至於日本政府很快就同意關閉該國幾乎所有的核電廠。

但隨後,故事卻發生了奇怪的轉折……

日本國內停止核電的公眾要求是壓倒性的。日本政府很快承諾將停止所有34座核電廠,並開始一一關閉。到 2013 年,該國已不再使用核電。

但這又帶來另一個問題:如何發電來取代關閉的電廠?核電曾經一度提供了該國20%以上的電力。沒了核電,要從哪獲得能量?

最權宜的解決方案是轉向化石燃料。該國開始動員燃媒電廠並建造更多電廠。電力供應中斷導致全國電力成本增加,導致寒冬的冬季出現電力短缺,尤其是在寒冷的北方區域。而且,眾所周知,化石燃料帶來了一系列可怕的環境副作用 —— 他們產生煙霧、破壞生態系統,並損害人們的健康。

這就是故事變得奇怪的地方。

因為,此後的研究表明,日本核電廠關閉造成的死亡人數,實際上比福島事故本身造成的死亡人數還要多。

這就是解藥比毒藥還糟糕的案例。

當然,你可能跟我一樣對這個結果表示懷疑。但事實證明,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甚至不是什麼值得注意的事。研究人員早就知道:化石燃料造成的汙染增加導致出生體重下降、300 萬人感染致命呼吸道疾病、大腦發育異常、更不用說對環境和氣候變遷造成巨大破壞。電力的中斷導致很多人在冬季時沒有暖氣,許多老年人因暴露在寒冷的氣溫中死亡。

值得稱讚的是,日本政府此後態度大轉變 —— 自 2018 年以來,他們開始重新啟動核反應器。他們的目標是到 2030 年讓他們再次完全啟動。

如果你留心的話,這些「解藥比毒藥更糟糕」的問題隨處可見。

事實上,一些社會科學家將這些情況稱為「意外後果法則」,指的是 —— 當做出衝動、情緒化的決定時,無意間產生的問題會多於解決的問題。

例如,1905年,美國林務局成立,為了防止當年燒燬蒙大拿州和愛達荷州大部分地區的大規模野火。林務局制定了嚴格的禁止焚燒法律,要求在野火發生後立即撲滅野火。

造成的結果是,雖然野火造成的破壞在短期內大幅下降,但只要一發生火災,那就是災難性的,規模和嚴重程度會超過所有人的想像。

原因是在於,森林是一個高度複雜的系統。對於森林生態系來說,一定程度的火災實際上是自然且健康的。經過數十年的預防野火,林務局阻止了成噸的乾枯死木被燒掉,從而導致易燃火種積聚。林務局花了大約七十年的時間,才承認他們的策略適得其反。

而另一個例子,是臭名昭著的「毒品戰爭」。經過五年嚴厲的禁毒法的實施,禁毒戰爭甚至沒有對世界各地非法毒品的供應產生任何影響。恰恰相反:今天的非法麻醉藥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豐富。

透過制定嚴格的禁令,我們將毒品市場推入地下,無法對其徵稅、監管。結果,反毒品戰爭反而導致毒品變得更便宜、更容易讓人購買。

還有其他的,更嚴格的邊境管制實際上會增加非法移民。旨在懲罰石油公司漏油事件的責任法可能只會增加漏油的可能性……這些例子不勝枚舉。

我們最有把握的決策,往往就是對我們造成最大傷害的決策

最糟糕的決定總是披著「正確的外衣」,我們很難將其區分出來 —— 我們在做決策時,往往是情緒化的解決了短期問題,而忽略了長期的二階效應。並且那個危害逼近時的壓力越大,解決他後的舒爽感就越大,而這都讓我們對這決定充滿信心。

也就是說,我們最有把握的決策,往往就是對我們造成最大傷害的決策。

就像日本關閉核反應爐以平息對福島災難的短期憤怒和恐懼,而不考慮為該國家帶來更多汙染的長期影響。

而我們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是個有偏見的過濾機器。我們生來就會以一種扭曲的方式體驗世界,我們的感知很少反映現實情況。

由於以下幾個原因,我們會受到意外後果法則的影響:

  • 我們偏向於處理我們認為的直接威脅,而不是解決更大但更緩慢的長期風險。
  • 我們傾向於將注意力集中在有形的、容易想像或可視化的事物上,而不是高度抽象的事物上(恐怖襲擊的風險非常的低,而疾病的風險比你想像中的要高)。
  • 我們偏向高度戲劇化的事件,而不是需要大量邏輯思考的事件。例如你死於車禍的可能性比死於飛機失事的可能性高得多。但飛機失事太戲劇化與可怕,以至於給人們帶來更多的焦慮。
  • 我們不善於考慮後續的二階和三階效應。例如我們沒有考慮關閉反應爐將如何影響電力成本以及冬季電力成本將如何影響老年人。我們只是看到非常可怕的電視節目,聽起來好像核輻射會導致嬰兒出生時有三個頭或其他東西。
  • 後果往往會產生復合效應。我們不善於考慮復合效應。例如,像 911 這樣的恐怖攻擊非常可怕,在安全方面投入大量資金在當時看是合理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投資會不斷增加,以至於十年後,美國花費了超過1兆美元,卻可能只能拯救數百人的生命。事實上,恐怖主義可能是與威脅完全不相稱的政策的典型代表。這甚至沒考慮到二階效應,例如更嚴格的旅行法、更少的移民簽證、更少的大學入學率、更少的航空旅行等等。

當某些事情令人恐懼、直接且有形時(例如核電廠災難),我們的偏見就會介入並干擾我們準確判斷情況的能力。

考量長期的後果是很費力的。尤其是當我們高度情緒化時,於是我們就會傾向於當下的粗淺思考,而不是花精力去思考最終的答案。但這往往會讓我們在未來遭遇更嚴重的問題。

所以,解藥有時候會比毒藥更糟糕。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