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4大準則:定義、分類、比較、因果

如何清晰的掌握概念?做好概念考察

李笑來說道:「衡量一個人是否聰明,幾乎可以歸類為這兩個條件:有沒有足夠多清晰、準確、必要的概念;概念之間有沒有足夠多清晰、準確、必要的聯繫。」

在實際應用上,就是學習到一個新概念時,要多問自己這3個問題:

  • 為什麼會這樣?有什麼理論或者知識可以解釋?
  • 還有什麼現象可以被這個知識解釋?或有什麼相反的概念?
  • 知道這觀念後,接下來會怎麼做?

就是這則概念是什麼意思,跟什麼概念類似,或是相反的概念有哪些,以及可以應用在哪,是哪個概念的前提條件,使用時要注意的點,以及錯誤使用的後果等等。

為什麼會這樣?有什麼理論或者知識可以解釋?

要釐清概念的一個重點,就是做好「概念考察」 —— 理解所使用的每個概念和詞的意思。

什麼是概念考察呢?

概念考察起源於”維特根斯坦”的哲學觀 —— 就是說我們平常總是用概念來說事情,但我們有可能並不明白這概念是什麼意思。比如正義、人權、漂亮、合理……這些詞叫做概念,我們不管是討論問題還是說話,總是用概念來說事情,但卻不會去考察這些概念,導致概念往往是模糊的 —— 像是你直覺上知道美是什麼,甚至知道什麼長相是美的,但是如果要你擔任字典編輯者,定義「美」這個字,你的腦子就會開始矇圈了,無法清晰的說出美到底是指什麼。

這時候你才會發現,你引用了一輩子的單字,其實很陌生。

也就是說,使用「這概念說話」和對「這概念本身進行考察」,就不是一個層面的事情。

哲學家的思考是長什麼樣子呢?

哲學家的思考是長什麼樣子呢

哲學的發問形式是: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什麼是知識?什麼是善? 就是在進行概念考察。

而如果有人用這些詞說了話,那蘇格拉底就會想方設法地進行追問,把話題引到概念考察上,逼迫對方回答,比如問:你用這個詞是什麼意思?這個詞應該怎麼界定?這樣,蘇格拉底的對話,就是將我們從通常一階上的交談,引到了二階上對概念的考察中。(我們平常說話是一階的,是用概念說事情,而哲學是二階的,哲學是對概念的思考)

舉個例子,就是當你說蒙娜麗莎這幅畫很美,那蘇格拉底就會問你說,你對於美的定義是什麼?

於是你就會開始思考,為什麼我會覺得它美呢,美是指畫技好嗎,還是顏色順眼,還是單純只是因為別人說它美我才認為是美的,那美究竟又是指什麼呢? 什麼情況下能使用美這個字,我有沒有一個準則來判別誰更美,或者從反向來看,醜又是指什麼……

怎麼概念考察呢?

《簡單的邏輯學》說道:「邏輯上定義術語的過程分為兩步:第一步,將要定義的術語放進最相近的類別中。第二步,確定其與同類中其它事物的不同特性。

比如,最經典的是亞里斯多德對於人的定義。他說:人是理性的動物。動物是最相近的類,而理性這個特質,是將人與其它動物區分開來的不同點。它使得人獨一無二。

另一個例子,定義「正義」:第一步,正義是一種社會美德。第二步,通過正義,每個社會成員得到其所應得的一切。在第二個特性中,將正義與其它的社會美德,如禮貌,慷慨,寬容等區分開來。

那為什麼我們要做概念考察?

因為要做正確的決策,最基礎的前提,就是你能判別出事情的優先級如何 —— 什麼更重要,什麼最重要。

那麼,你就必須要對「事情的本質」有確切的認知,知道你所說的每個詞、每個概念是什麼意思,只有當你能衡量每件事情背後的價值是多少,才有辦法在兩者間做出比較。(你的大腦要有釐清概念的能力)

比如,你今天生日,家人要請你吃牛排,但是他要你在夜市牛排和高檔牛排間選一家。如果你去網路上查的話,你就知道說高檔和牛價位要3000元以上,夜市牛排大概200元,那當然要選貴的吃。

但問題是現實中很多概念都是抽象模糊的,並不像牛排這樣有明確的標價供你參考,你很難衡量出哪個價值比較高。比如,注意力、時間、金錢這三種抽象概念,他們之間價值誰高呢?你是要用注意力換時間,還是要用金錢換時間,還是要用時間換金錢呢?

你腦中如果沒有一個明確定義的話,你就無法做出正確判斷 —— 會一直做虧錢買賣。

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腦中的”定義”是不清晰的,就無法比較什麼更重要,什麼最重要,那自然就無法做出選擇了。

擁有清晰且正確的概念,是一切思考的基石。

還有什麼現象可以被這個知識解釋?或有什麼相反的概念?

記憶的成功檢索,是取決於「對其編碼上下文的重新激活」。

打破跟原有知識的上下文壟斷

講簡單點,就比如說你在書上看到了某個知識點,覺得寫得很好,也有將其作為筆記記錄下來。但是當你要回想那則知識點時,你會發現有點困難,因為他是跟那篇文章段落的上下文所綁定的,所以你只有先回想起上下文,才能成功回憶起這則知識點。

所以高手的學習方式,就是要打破這種「知識點只跟原有上下文綁定的壟斷」 —— 每當看到新的知識時,會先停下來花時間思考這則知識點跟自身的知識、經驗有什麼關聯,或是還能應用在哪裡,而不只是粗淺的記錄下來而已。

比如,羅振宇曾提到過他是這樣學習的:“我每天要求自己寫夠五篇讀書心得,不用長篇大論,短短幾句就行。因為真正的學習就像是縫釦子,把新知識縫接到原有的知識結構中,每天寫五篇閱讀心得,就是逼迫自己原來的知識結構對新知識做出反應,然後把這些反應用文字固化下來,縫接的過程就完成了。”

而混沌大學創辦人李善友的學習邏輯也是類似的 —— 看書的時候,每看到一個有用的知識,都會停下來尋找聯繫,看看有什麼其他的現象能夠被這個理論解釋。不找出5個現象,他是不會罷休的。

關於解釋現象的例子。以我為例,當我讀到「信息信號」這觀點時,它指的是信號本身也會作為一個判斷依據,用來衡量其價值大小。

那我就會動用我腦內的知識去聯想:

  • 手寫的感謝卡會比印刷文字更有誠意
  • 大學學位會比Hahow課程證書更珍貴
  • 面對面跟人交流也會比在交友軟體上有意義
  • 要求面對面應徵,比寄Email有誠意
  • 奢侈品擺在平價店會損壞品牌形象
  • 廣告投放在機場意味著該公司實力雄厚
  • 業務喜歡開名車戴名錶,是在向客戶展現實力
  • 奢侈品不喜歡網紅小模穿戴他們的產品,甚至會付錢要求禁止

這樣這則知識就不會只存在書中的那個例子了,而是跟我很多腦內的知識縫接在一起。

相反的概念

同樣的,你也可以採用反向思考的角度,去思考這不意味著什麼,什麼是排除在外的? —— 比如,如果書中提到”人權”,那麼作者排除的是什麼?非人權?人的義務?還是在比較那些不懂人權、沒有人權也能活得很好的文化或歷史時代?

有時候用相反的角度去詮釋,反而能加深你對那概念的認識。

還是以剛才「信息信號」做為例子,什麼情況下「信息信號」會失效?

我想到的就是,如果當消費者不懂行,缺乏知識,沒法辨認出那信號,那信號就會失效。

例如對於奢侈品牌來說,在同一個品牌內,往往越低端的類別,商標就越顯眼。像是越便宜的LV包包,那LV兩個字母就越顯眼。那為什麼越高端,商標就越小呢?因為在低端裡,展示的是給一般人看,深怕別人看不懂,所以商標要大一點。但是到高端裡,周圍都是內行的了,能看懂。也就是說,貴族是在向同階層的人證明,所以會是另一種展示訊號,是跟低價奢侈品區隔的信號。

像是愛馬仕的柏金包幾乎就沒有Logo,一般人不認識,只有真正的圈子才懂。那這樣對於柏金包的使用者來說,她在路上背就是信號無效,因為路人根本看不懂,而只有到一些豪華聚會上,這信號才有效。

所以透過了解這不是什麼,什麼情況下不起作用,反而會對這東西是什麼有更深刻的理解。

記得吃力點,反而記得越深刻

以前人們習慣的認為,記的越快,學習效果越好。就是存儲越容易,提取就越快,但認知科學家比約克夫婦的實驗發現了與常識相反的結論:“存儲與提取呈負相關”。

也就是說,如果只是採用簡單的編碼,比如簡單的複述、劃重點,那這樣的淺層加工就只能將知識停留在短期記憶之中,一下就忘了,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學生在期末考前,臨陣磨槍,熬夜背了一堆東西,考後就忘得一乾二淨的原因。

而相反的,如果你有點吃力地存入,動用已有知識去解釋新知識,將自己知道的東西向別人清晰的陳述,或是嘗試理解這個概念在不同語境下的不同意義時,就意味著把它納入了自己的知識體系中,那就能牢固地掌握這個概念。

「縫接」是深度學習的關鍵。當你給一則知識越多的「觸發器」,它後續就越容易被大腦給調用 —— 例如你想到大阪,你會聯想到章魚燒、大阪燒、大阪藝人、大阪景點等等。但如果要你聯想甘比亞,你腦中可沒有相關信息能調用它,那它就是孤獨的,沒有融入你的知識結構中。你會很容易將其忘掉。

所以當我們在理解一則新知識時,就要盡可能的調用舊有知識去解釋他,像是思考這現象還可以應用在哪裡,還可以解釋什麼等等的。

知道這觀念後,接下來會怎麼做?

知行合一的意思是: 「切己體察、事上琢磨、切實篤行」

如果你覺得一句話很有道理,那你要就對照自己,檢查體會,把道理放在自己的事情上琢磨,最後一條一條的實踐它。也就是說,從書本看到的知識只是知道有這件事而已,並不是真的理解了,只是知道,卻不去做是沒有太大的價值的,唯有實踐才是根本。

有一句話說: 「為什麼懂得很多大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

很簡單,因為那些道理,很多人一條都沒有照做,只是知道而已,沒有知行合一。但凡能做到一條,都能過好這一生。

一個概念要在腦中扎根,是需要通過實作來建立的 —— 以記憶生成的角度來看,大腦是由無數個神經元相連接而成的,而神經元在一次次刺激後,會被強化。所以當我們堅信一個觀點時,並透過實作去確認他時,就是在反覆強化這神經元連結。

所以只是表面知道那道理是沒用的,當你為了真實的改變,去踐行那些道理的時候,這條知識才會跟你綁定。(真的是物理上的綁定,腦內神經元連結的綁定)

在把一個觀點內化的過程中,大致會經過這樣的流程:

  • 1.一開始是被其它事件觸發到,突然想到以前有看過這麼一個概念。
  • 2.隨著想到的次數增加後,這概念會逐漸變成常識,也想明白事情就該這麼做。(但這時還只停留在想的階段)
  • 3.等有嘗試機會,或時機到時,就真的這麼做。(按照這概念來,替換掉原有做法)
  • 4.多次實作後,概念變成了默認選項,每次都這樣做。(到這步,就已經內化了)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