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不等於寫作

作文和寫作有很大的不同。

所謂的作文就是你國文考試會考的那個科目,也是你少數在學生時代會練習寫字的地方。

但是當你寫著寫著,你會發現這套【作文的寫法】在出社會後就不管用了。

比如,一個國文老師也許他的作文能力很厲害,投稿一些文學比賽還能得獎,甚至出版過關於詩詞,散文等的著作。

但是,如果你叫他開個粉專,親自寫文章,那點閱率多半不會好看。

同理,如果你在找小編時,找個中文系畢業的,你可能會很訝異,他不是中文系的嗎,為什麼貼文成效反而比一般人要來的淒慘的多?

原因就是【寫作文】和【寫文章】的底層邏輯剛好是相反的。

寫作文時能讓你得高分的那些【技巧】,恰好會是你在寫文章時面臨的絆腳石。

受眾不同

你想你在國高中時寫作文是寫給誰看的,或者說幫你改作業的會是誰?

是國文老師。

既然是寫給國文老師看,這些是文人,那麼得高分的要點在於滿足他們對於文學的想像。

也就是說,要推砌出華美的詞藻,或是使用一堆排比,對帳,倒裝等等的修辭技巧。

比如,我還記得我小學時,有個同學非常會寫作文,每次寫完都會被老師拿出來朗讀。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他寫作文都會用一招combo技。

比如接近過年,他就會寫:【新年到了,竹報平安、龍鳳呈祥】。

直接秀出兩個成語來,旁人聽了跩到不行啊。

又或是,在2020年中國有則滿分作文《生活在樹上》的開頭是這樣子的:

“現代社會以海德格爾的一句‘一切實踐傳統都已經瓦解完了’為嚆矢。濫觴於家庭與社會傳統的期望正失去它們的借鑒意義。但面對看似無垠的未來天空,我想循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的生活好過過早地振翮……”

這文看了頭就痛,簡直不說人話。

在全世界裡,應該就只有國文老師會拍頭稱讚,稱之為有文學性。

像是閱卷教授【陳建新】就點評為:“老到和晦澀同在,思維的深刻與穩當俱備。”

由此你可以知道,國文老師對於寫作的理解是脫離大眾的,是不現實的,在一般人眼中艱澀難懂的文章,卻因為滿足了國文老師對於文學的想像,反而能得高分。

換句話說,當你在學生時代為了寫作文所培養的文學技巧,在出社會面臨真正的商業環境時,反而會絲毫不起作用,甚至成為你的絆腳石。

原因就是【寫作文】和【寫文章】的底層邏輯剛好是相反的。

寫給一般人看的文章,講究的是要好閱讀,要盡量口語化。

任何會增加讀者理解成本的單字或修辭技巧,其實都可以拿掉。

像是【李笑來】為了寫出平易近人的文章,他有個準則:除了類比和排比,盡量不使用任何修辭……

他的理解是,修辭不是為了炫耀技巧,不是為了刷存在感。修辭如果只是為了炫耀技能,那麼就算了,如果使用了修辭,還是無法使得對方明白,也是失敗的修辭。

另外,羅胖對於寫作的理解也很到位:

好的寫作只有一種:就是簡潔、直白,能夠準確傳達作者所想。這跟所有好產品的本質相通—重要的不是表現它的創造者,而是尊重它的使用者。

追求什麼文采和技巧,用生僻、含義不清的詞,只要從讀者的角度看,是增大理解成本的寫作方式,都是糟糕的寫作。

反饋機制不同

日常生活的寫作,主要目的是溝通,而不是表達。

溝通和表達的區別在於:溝通是雙向的,寫作只是單向的。

所以想要獲得良好的溝通,真實的反饋就會變得很重要。

當你在公開寫作時,人們會比較注重你在傳達什麼觀念,圍繞的話題也是這文章有沒有道理,邏輯思維和論點有沒有錯誤。

但是在寫作文時,國文老師給的反饋大多都來自於改錯字。

並且,在課堂上郎讀的文章也是屬於修辭技巧比較好,而不是思維更有洞察力的。

你會看到這兩者關注的重點是差別很大的。

而人是會根據反饋學習的動物,當你在修辭的路上越走越遠,也就越偏離寫給一般人看的文章了。

【克勞德·霍普金斯】在他的著作《文案聖經》裡提到:

我所認識的廣告業界一些最優秀的成功人士都是沒有多少學問的人。一個是靠做廣告賺了大筆的錢,但他卻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簽。然而,他清楚普通百姓的想法,普通百姓也願意買他的賬。

另一個撰寫的文案會引誘農戶把穀倉都抵押出去貸款去求購。然而,他寫的每一個句子都有語法錯誤。

所以在我看來,學寫作並不是像寫作文那樣要把每個字都拼對,而是想辦法把腦中的思想灌輸給別人,讓別人買單。

寫作形式不同

由於寫作文是寫在紙上的。

它有個特點就是版面固定,不能隨意移動段落,所以也就沒有修改的機會,只能一次寫到底。

這導致了很多人在長大後,養成了不修改文章的習慣。

但是好文章不是寫出來,是改出來的。

《文案訓練手冊》裡,約瑟夫.修格曼說:

我跟學生們說如果班級上的所有同學都做一份文案作業,我的初稿很可能會是班上最糟的。拙劣的語法、糟糕的拼寫和雜亂的句子結構——作文老師可能就會這麼描述。

但正是我在初稿之後下的工夫才使事情截然改變。這就是一份平庸的文案和一份潤色過的廣告信息之間的區別——從一份不能打動客戶的文案,到強烈打動客戶、促使他們掏出腰包來購買你的產品或服務的文案。這是一個工薪級文案撰稿人和一個掙百萬美元的高效文案撰稿人之間的差別。

關於文案寫作的真正技巧就是:拿著那個粗糲的初稿,打磨它。你可能需要增加一些詞句,刪減整個句子,改變句子甚至段落的順序。這些都是文案寫作的一部分。我總是向我的學生們指出,如果班上每個人都需要為一個產品寫廣告文案,我寫的初稿可能會跟他們的一樣糟糕。

而在寫出初稿之後我對其所進行的處理,才是造成質量差異的原因。

返回主題: 寫作能放大任何人的影響力,這是能改變你一生的技能

Similar Posts